鲶鲶鲶👆

闲的时候写点东西画点啥。四花太太们缺姥爷.想快点接他回家(◑∇◑)☞

鲶尾藤四郎的葬礼

现代paro.有角色死亡注意.
一个人要怎么算才是真正的死去呢?
停止呼吸算一次,棺材入土算一次,直到记得这个人的人全部死去,那他就完整的死去了。
“我们班的鲶尾藤四郎患上了抑郁症,在昨天晚上被发现在家中割腕自杀.”,老师吐出的话和原本属于少年的课桌上白花瓶都为这个小小的教室填塞了令人压抑的气息.
明明是那么开朗的一个人啊.
同学异样的眼神都投向了骨喰藤四郎,鲶尾的形影不离同胞兄弟,身为骨肉至亲的骨喰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波动,和鲶尾相似的那双紫色眼睛盯着鲶尾桌上的白花瓶,一言不发.老师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孩子刚失去亲人,还是从出生起就和自己相依为伴的双胞胎兄弟.
十一月初的凉风撩拨开了教室的白色窗帘.
“真像隔壁班的青江讲的女鬼呀.兄弟你说是不是?”鲶尾盯着窗帘无厘头的冒出一句话,“骨喰.”黑发的少年转身又接上一句.“你说人死后会去哪里啊?”银发的双胞胎顿了一下,“……会去焚尸场.”鲶尾若有所思点头,头上的那根呆毛跟着晃了两下“也是喔,日本的国土怎么小,肯定装不下我的棺材吧.”
“别想这些东西.”骨喰用桌上的教课书拍了鲶尾的头,连着那根呆毛一起.“你还不如复习一下马上要考的国语小测.”
后知后觉的压倒性麻木悲戚.
起床,给鲶尾打理他睡乱的长发.吃一期哥做的爱心早餐.上早自习,中午和鲶尾一起在天台吃便当.放学和鲶尾一起推车回家.和兄弟们一起吃晚餐.和鲶尾一起做功课.听着鲶尾在浴室唱歌用澡盆制止他.和鲶尾互道晚安.这就是骨喰每天的生活.
鲶尾鲶尾鲶尾鲶尾鲶尾鲶尾.
这个名字从出生起,或者是受精卵形成时就溶解在了骨髓里.
像溺水的鱼一样,浑身脱力.麻木的依靠着美工刀带来的愉悦快感.撕裂咬破自己的嘴皮.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用尽全身的最后一份力气断断续续吐出零散破碎的字句.
渴望活下去的鲶尾藤四郎.

评论(9)
热度(33)

© 鲶鲶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