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森

备考国际部去了 咕咕 好想食新鲜🦁️和🍤🌸

请日服的各位加油啊.!

牧妄钊:

捡起自己几乎忘记密码的日服号

水果扇席:

支援!

慕水:

自己虽然不玩日服,但决定转载声援。
yz虽然飞妈、咕咕咕、恶意搞bug,但至少肝度和难度依旧在可忍受的范围内。一款ppt的氪爱游戏,如果难度和肝度都超过一定限度,不仅将变成苦役而非娱乐,而且将消解自身存在的基础,即作为基底的微氪老审,粘性用户。
我爱我的小天使,我怕这款游戏完了。
请听听玩家的声音。

鲶尾藤四郎的葬礼

现代paro.有角色死亡注意.
一个人要怎么算才是真正的死去呢?
停止呼吸算一次,棺材入土算一次,直到记得这个人的人全部死去,那他就完整的死去了。
“我们班的鲶尾藤四郎患上了抑郁症,在昨天晚上被发现在家中割腕自杀.”,老师吐出的话和原本属于少年的课桌上白花瓶都为这个小小的教室填塞了令人压抑的气息.
明明是那么开朗的一个人啊.
同学异样的眼神都投向了骨喰藤四郎,鲶尾的形影不离同胞兄弟,身为骨肉至亲的骨喰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波动,和鲶尾相似的那双紫色眼睛盯着鲶尾桌上的白花瓶,一言不发.老师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孩子刚失去亲人,还是从出生起就和自己相依为伴的双胞胎兄弟.
十一月初的凉风撩拨开了教室的白色窗帘.
“真...

© 鸽森 | Powered by LOFTER